新湖中宝(600208.CN)

22%发债刷新行业记录 明发集团复牌无期路漫漫

时间:20-06-18 08:12    来源:和讯

《投资者网》郑小琳

作为厦门最早一批房企成员的明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明发集团”00846.HK),近期因发高息22%的债券引发市场再度关注。此外,今年4月,其创始人黄焕明离任也让外界浮想联翩 ,此次重大人事变更是否与公司复牌密切相关?

2016年因核数师对其年报业绩不发表意见,明发集团遭遇长达四年之久的停牌,目前,其股价仍止于1.89元的报价。对此,《投资者网》就复牌及高息发债等投资者关注的问题,致电明发集团香港企业传讯部门,对方表示,目前不便回应。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1994年,作为早期知名的闽系房企,明发集团的全国扩张之路早已开启,业务主要以商业地产、住宅地产、酒店经营为主,并涉及工业、商贸、投资等多项领域。2019年明发集团收入127亿元、净利润11.34亿元,与早期的世茂、建发、禹洲等相比,早已“掉队”。

高息22%创下房企融资最贵

6月1日,明发集团发行了一笔规模1.76亿美元、票息22%的美元债券用于偿还债务。据了解,该笔债券在今年12月5日到期,如果逾期,票息按上浮10%以32%计算。从2020年行业各大房企发债情况来看,明发集团高达22%的债券票息已经刷新行业最高纪录。

中指研究院数据显示,今年1-5月,中国房企海外债平均融资成本8.07%,同比下降0.72个百分点,5月平均融资成本更是低至6.33%;同时,从房企6月初发债情况来看,同行万科6月1日发布的“17万科01”债券票面利率调整为1.9%,华发集团6月2日发行的规模10亿元的超短期债券票面利率仅1.35%,保利、旭辉、厦门象屿(600057,股吧)等房企先后发行的债券利率也处在2%至4%区间。

即便以美元债券来看,以6月16日绿地控股(600606,股吧)所发行的5亿美元定息债券来看,利率也仅为6.25%;正荣地产5月22日发行的2亿美元2024年到期的美元债,年利率也不过8.32%。

当然,也有发债成本处于较高水平的房企,如蓝光发展(600466,股吧)、新湖中宝(600208)(600208,股吧)等。今年6月以来,这些房企的发债利率区间在10.5%-11%。同行业对比,据《投资者网》研究统计发现,不管是A股还是H股,目前没有任何内房企融资成本超过22%,明发也创下来多年来房企融资成本最高纪录。

今年1月14日,明发集团发行了一笔2021年到期、总规模2.2亿美元的债券,利率较往年有所提升,票息高达15%。令市场感到疑惑的是,明发集团的发债利率缘何一直居高不下?为何五个月时间不到利率成本增加7个点?高息22%的发债背后意味着什么?

对于明发集团的高息发债,,星展银行(香港)研究部中国房地产业分析主管王丹向《投资者网》表示:“22%的发债利率,从侧面能够反映出,明发集团对于资金渴求强烈,需要通过高息融资的方式筹集资金缓解旧债,最终为了能够‘活下去’,为自己争取更多反转的机会,如,加速楼市的销售、回款及负债结构的调整等。明发集团目前发债票息位居行业高位,但相信高利息只是暂时的。目前虽然整体境内融资市场较为宽松且利率下行,但这适用于具备规模优势及3A评级的房企,对于明发集团这类负债较高的房企并不适用。”

据市场人士意见,明发成本的发债利率一直居高不下,但上述22%的高息发债或与其违约有关。公开资料显示,今年5月,明发集团未能按时完成一笔美元债的兑付,构成实质性违约,该违约债券发行于2017年5月,票息为11%,期限3年,发行规模2.2亿美元。

债务情况来看,截至2019年底,明发集团货币资金(不包括受限制现金)为人民币34.88亿元,较2018年末的52.634亿元大幅下滑,集团应于一年内及一年后偿还的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分别约为64.920亿元及5.604亿元,账面现金难覆短债,偿债压力较大。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分院院长张波向《投资者网》表示:“一般来说,融资成本是和企业本身包括负债水平在内风险度呈现明显的正相关性,独立会计师曾对明发2015年财务报表‘不发表意见’,从而引发了证监会的关注并责令其停牌,长期停牌对于其自身的融资能力形成极大影响,也同步提高了融资利率水平。 ”

数年复牌之路漫长无期

高息融资的同时,明发集团创始人也宣告辞职。今年4月23日,明发集团披露一则重大人事变动——黄焕明辞任。根据公告,黄焕明辞任公司非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兼公司授权代表各职务。同时,林家礼获调任为非执行董事,并获委任为董事会主席。

对此,接近明发集团的内部人士曾透露:“本次人事变动与复牌有很大关系,说明公司为了复牌下了很大决心。”从停牌到复牌,发生于四年前的事件显然一直惹得市场的高度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明发集团的停牌事件源于2016年3月17日,因三宗销售交易未能提供足够凭证,以及部分现金付款及首款未能解释,公司聘请的前会计事务所普华永道对其2015年年报"不发表意见",随后4月1日明发集团引发香港证监会关注并责令停牌。

对于复牌具体时间目前尚不得而知,港交所要求明发集团对其独立会计师提出的问题进行调查、解决,以及发布公司重要资料、刊发财务报告,才可复牌。

实际上,港交所曾于2016年4月29日及2018年7月27日两次向明发集团发出复牌指引,但直到2018年8月1日港交所正式发布修订版的"上市新规"——即倘企业维持停牌连续12个月,则可取消其上市地位,之后,明发集团才开始有了新的动作。

2019年初,明发集团一连发布三年财报,并在同年7月16日及2019年7月26日(复牌最后期限),分别向港交所呈递复牌报告及补充报告,旨在向复牌发起最后冲刺。今年3月20日,公司复牌有了新的进展,联交所表示其正在审阅复牌呈递文件,并要求公司就达成复牌条件呈递进一步文件。随后一个月后,明发集团高管迎来更迭。

对于公司主席辞职的原因,明发集团表示,黄焕明的辞任决定经过仔细思量,其中已考虑明发集团的发展历史和未来的发展方向。黄焕明认为,目前是合适时机让明发集团在董事会层面上进一步迈进专业管理。

“创始人退出对公司复牌会起到一定作用,但实质性复牌仍然需要业绩成果、财务状况等达到相应要求,尤其是在回应2015年年报审计疑点和刊发所有未刊发年度财报层面对于明发将形成重大影响,因此,明发集团如果不能全面解决现有问题,复牌之路依然难言顺利。”张波表示。

业内人士表示,从明发集团基本面来看,近些年发展显然远低于市场预期。行业现状艰难,假若复牌,明发集团前景依旧堪忧。

与此同时,知名地产专家韩世同向《投资者网》表示:“创始人的退出,显然对公司经营产生影响,但如果未来明发集团在经营思路及运营模式上,未作彻底变革或引入好的这种合作机制的话,按照此前原有的发展模式,如融资途径遭遇瓶颈等来看,明发集团未来要走出困境显然不太容易。”(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